2020年贵阳劳模:开阳县流合手工艺品制作有限公司 严芳

《2020年贵阳劳模:开阳县流合手工艺品制作有限公司  严芳》

严芳出生于开阳县双流镇三合村大山组的一个农村家庭,踏入社会后的她独自来到深圳打工,组建了自己甜蜜的家庭,出门在外的她心中总有一份牵挂时时缠绕在心头。

刚上班的时候,她的工资并不多,每个月也就几百块钱,可是她每个月都会按时打300元钱给自己老家与自己一个组的老人。那老人年岁已高,没有老伴,捡来儿子也意外去世,儿媳跑了,自己还要照顾3个年幼的孙子、孙女儿,家庭极为贫困,严芳看在眼里,心里很不是滋味。2008年,开阳县遭受一场极为严重的凝冻灾害,严芳的心里依然牵挂着组里那位老人,腊月二十几,她从深圳回到老家放下行李,还没有顾上喝一口水就急忙提着大包小包去看望那位老人,对老人问长问短的,看着老人没事,她心里也舒坦了,还给了遇到的穷苦老人们每人100元,让老人们买点好吃的。她这样一帮就是好几年,她自己也有父母孩子,但是她的所作所为都得到了家人的理解与支持,直到三年前,80多岁的老人去世了,他临走时说自己欠严芳的太多太多,自己也没什么能给的,很感谢严芳这么多年来的帮助,听到这些的严芳心里除了难受也满是欣慰。

有一年,严芳回老家过年,村里的有位年轻人突发脑溢血被送回了村里,因为家中没有钱治疗,就只有在家“等死”。村支书严文富得知需要几万块的治疗费后,便组织全村热心的老百姓们进行捐款救助,严芳也号召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积极捐款,几天下来,村里筹齐了医疗费,将病人从生死边缘线上拉了回来。

看着如今能唱能跳的“病人”,严芳也被大家的纯朴与善良所打动,可是她发现村里的民风太差,无论是老的还是刚结婚的妇女,家里穷得叮当响,舍不得花一分钱买葱、买穿的,成天就聚在一起打麻将。她说:“拿鱼给你吃,还不如教会你捕鱼的本领。”于是放弃了回深圳,成立了“开阳县流合大山手工艺品制作有限公司”,开始了她的“扶贫计划”。
严芳立即打电话联系在深圳做头饰外贸生意的儿子,给他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她的“扶贫计划”也得到了儿子的大力支持,给了8个妇女招收学习头饰编织的名额,很快,儿子带着专业的头饰编制师傅来到开阳。谁知道活动当天来学习的妇女远远超出了8个,严芳与其儿子四目相对,不知道选哪8个,也不能打消大家的热情,于是全都留下来培训了一个多月。

刚开始大家的进度都很慢,手被扭痛了头饰也被扭错了,质量还不过关,为了提高大家的积极性,严芳也照单全收,还许诺谁先做到一百件的和做得最快的都有奖励。正是因为这样的关照,大家速度越来越快、质量也越来越好,像一些较难的头饰,平均半个小时也可以完成了,手脚快的一天可以赚到一百多元,大部分员工平均也能赚到七八十元。

有一天,严芳无意中听见有的妇女坐在摆家常,说自己公公婆婆对自己不好,还在背后辱骂自己的公公婆婆。她听见后很是生气,于是对她们上了关于“孝”“善”“有爱”“和睦”的一课,从那之后,她也再也没有发现有谁在背后说坏话、辱骂公婆的现象。

在她的手工作坊里有这么几位特殊的人群,她都会给她们挑最简单的活儿给他们做,每件头饰的手工费还比平常人多2块,关键所有员工都同意老板的做法。其中有一位是患有尿毒症的妇女,严芳看着她很辛苦,说是给她出换血的钱,让她在家养病,但是遭到了妇女的反对,她说:“让我在这里干吧,在这里我很开心,让我知道我是能做些什么的,让我看到生命的希望,不会胡思乱想。”

还有一位是一个上初中的男童,刚看到小男孩,严芳很是吃惊,怎么会有男生,还是未成年?原来小男孩是其他村民组的,患有白血病,在休学期间,他想赚点钱补贴家用,减轻点家庭的负担,严芳听了很感动,于是她都会挑最简单的给他做,还在小男孩的货单上写明:“看到他的货,不论好坏都不能打回,”所以屡屡遭到深圳工作人员的质疑,其儿子打电话来询问原因,严芳告诉他情况后,得到了儿子的理解与表扬,于是打了2千元给母亲,让小男孩的妈妈给小男孩补身体。

严芳的手工坊开到村里后,村里的所有妇女都戒掉了麻将,全村的妇女不用出远门就能在家门口赚钱,农忙季节还可以下地干农活,爱老孝老的现象也越来越多,过节的时候,严芳还会所有给员工及组里没有在手工作坊上班的70岁以上的老人发福利。严芳说:“每次回到老家又返回深圳的时候,总会看见自己的母亲伏在门上哭,自己的内心也很难受,其实留守儿童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失去母爱的孩子往往心里都会有缺陷,会很叛逆,我希望通过头饰加工手工坊能够留住全村的妇女,让她们在家就能赚钱,同时也能照顾家中的老人孩子,降低了留守老人留守儿童人数,构建更多温馨美满幸福的家庭。”如今,她的头饰加工手工坊从1个点扩大到了5个点,员工也从20多人扩大到了150余人,其中贫困妇女16人,重病妇女1人,大家平均每月工资在2000-3000元左右。

三合村大山组有30多户村民,但是该组老百姓不团结,也很难管,大家都没有凝聚力,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组长。2017年,严芳被村民们选举为大山组的组长,这无疑是一种荣誉与信任,同时也让严芳肩上的担子重了许多,有好几个夜晚,她都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想着自己必须带好头,对全组的百姓负责,秉着公正公平、手心手背一条心的原则让整组的老百姓们都能致富。
“一人有吃不算真的有吃”,她撸起袖子,组织全组人员开会,号召大家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出挖通组里的两公里山路,带领大家砍路、捡垃圾、将烂路填平种花种草,大家干得热火朝天,经过一年的努力,路修通了,大家上坡干农活、汽车走路、上坟都方便了很多,她付出的努力也得到了村民们的支持与拥护。

回到家乡,严芳一直住在村里,很多时候都是煮面吃,别人都嘲笑她:“你看人家老板吃的都是山珍海味,而你却吃面。”而严芳觉得自己能填饱肚子就可以了,她希望自己可以将吃山珍海味的钱帮助那些更需要帮助的贫苦人民。

严芳回到开阳也有一年多了,身在开阳的她心里一直想念着远在深圳的家人,由于长期在开阳工作,组里大大小小的事也要来解决,也没有时间回去,但她做的这一切,家里的人都很理解与支持,她希望自己能再接再励,带领全公司妇女,全组百姓一起走上致富之路。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