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帆||南鸥与《南仁东传》的绝妙走笔

在诗歌界,南鸥是一位有影响力的诗人。三十多年来他主要以诗歌创作与诗学批评为主,他的诗歌文本强调揭示与发现的精神向度,善于从现实场景中触摸存在的本质纹理,被誉为“词语的原像与精神的断碑”;他的诗学批评是对汉语诗学现场的严肃审视与敏锐概括,蒸腾着诗学现场的热浪。

《蓝帆||南鸥与《南仁东传》的绝妙走笔》

四月我接到南鸥的电话,让我为他即将出版的《南仁东传》说上几句,“有戏”这个词当时就从我的内心蹦了出来。尽管我没有阅读过南鸥创作的人物传记,但是我知道,他能够驾驭,他独有的认知,他诗性的穿透力,他的情怀与格局,一定会在《南仁东传》这本传记文学中彰显出来。

《蓝帆||南鸥与《南仁东传》的绝妙走笔》

 

我期待着发现其光彩。当我开始阅读《南仁东传》时,激动、紧张、快乐、敬佩逐一来袭;南鸥让我意外地发现其构思布局的诡异与巧妙,腾挪、架构、穿插、刻画、白描、心理等写作手法运用自如。当然,这既是多年的储备,也是天赋与才华,更是人文精神使然。我试着从《南仁东传》的故事架构、叙述策略、主题开掘以及纵横千里的布局等方面谈谈这部传记的几个艺术特点。

一、以悬念抓读者 以双线塑性格

在传记文学的表现上南鸥依然是老道,他以出版社朋友传来主人公的噩耗开笔,找到一个关注度很高的切入点作为最初的悬念,以此拉动读者的神经。

“那是 2017 年 9 月 23 日下午,也就是南仁东逝世第八天,也是距离“中国天眼”落成一周年还差两天的日子,我午休醒来,刚刚睁开惺忪的眼睛,就接到贵州人民出版社策划部主任陈继光先生的电话:

“你知不知道中国天眼?知不知道南仁东?”

“南仁东逝世了。你知道吗?”

当听到他说南仁东已经逝世,我的心紧缩了一下。

作者为什么紧缩?因为“攀“上亲了,都“姓”南,幽默智慧溢于言表,借以接近与主人公的情感距离,为作者创作《南仁东传》作了不动声色的铺垫。接着作者叙述到:

“南仁东”这个名字我应该是在 20 世纪 90 年代中期就听到的,因为这个姓氏非常少,我的笔名也许在冥冥之中与这个姓氏攀上了宗亲,从此就记住了“南仁东”这个名字。随后他的消息也断断续续地传来,知道他带着一个团队在贵州黔南和安顺两地,翻山越岭考察地质和地貌,为射电望远镜寻找一个理想的安家落户的家园。

……

关于南仁东,一些关键词开始在作者眼前闪动:

“历尽千辛万苦,用22年时间”……

“贵州黔南州和安顺两地翻山越岭”……

“为超级大的射电望远镜寻找理想的家”……

“世界上口径最大、灵敏度最高可以持续领先世界至少 20 年至 30 年,被称之为大国重器”……

“……时任副总理刘延东出席,习近平同志发来了贺电……”

接下来就是顺序、倒叙、插叙,渲染、白描、起伏迭宕,大开大合,行云流水般运用素材,笔走龙蛇。

要想写出好作品,实地采访掌握第一手材料是前提,否则便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作家南鸥深喑其理。

采访第一站便落于“中国天眼”所在地黔南州平塘县的克度镇。而此时,作者第一次运用双线运行手段,一条线呈现说主人公成长环境与心理,另一条线说爸爸的形象影响,运用的白描手法说出眼里的爸爸……家庭困境,自与尊贵矛盾性格的形成;读书时在班上和街坊的小伙伴面前表现出的自卑感与优越感。作者端出一个情节表现主人公这些性格特征,而这便开始上“道具”了。作者借“同学们去他家里玩耍”,推出南仁东家的墙上挂着的两个重要物件:一个银色的角尺和一把黑色的小锤子;爸爸上、下班手里总是提着一个黑色的包,总是穿着和邻居不一样的衣服;爸爸在矿上和街坊邻里间非常受人尊重。以此强调南仁东的内心对爸爸身份的认知:

交待就是铺垫,它是作者告诉读者,主人翁公性格形成的环境因素,也就是说,作者南鸥制造一些悬念,为主人公鲜明的性格特征能够站立起奠定可以依赖的心理基础。

于是,童年的南仁东断定,爸爸有学问,是工程师,于是,在他内心深处也早就打定主意,长大之后一定要成为像爸爸一样被同学和街坊尊重的人。

作为报告文学作家,南鸥是智慧与高远的,他没有忽略向读者交待主人翁性格形成的地域原因,他在一步步为自己塑造主人文公的立体形象做铺垫:

“也许就是长白山的苍茫与东辽河昼夜奔向松花江的激情, 赐予了南仁东苍茫的智慧与生命的激情。”

上述情节,我想起鲁迅先生之于创作营造气氛的观点:舞台上的每一个道具都不是摆设,都有它特定的含义。其实所谓道具,就是一种无声的语言,但是它的佐证和渲染却是无声更胜有声。

二、寓背景托事件 寓情境扣主题

说到这里,我们还是有必要聊几句关于传记文学或报告文学的特征。从写作手法来说,都是非虚构。但是这个非虚构概念又是相对的,它是一种复合文体,顾名思义,即报告+文学:报告即事实呈现主人公经历部分,文学便是写作手法即用文学艺术手段呈现内容的行文特征。既然有“文学”属性,作者无疑会运用属于巧妙的文学手法“移花接木”,调动插叙、倒叙等手法进行剪辑,仿佛电影蒙太奇之技。

于是,我们看到作者此时一笔甩到“清华的二大门”,又“不知不觉地沿着清华路来到了圆明园”。作者这种时空的穿越空灵,精明,避免了顺叙的僵化、陈旧、单调、乏味。他停下脚步,隐约望去,月亮的幽辉清冷地洒在高低起伏的残砖断垣上,伴着几声鸟鸣,几只黑鸟扇动着翅膀向暗处飞去,黑漆漆的清华路和隐约的圆明园突然变得悲切与凄迷,一种前所未有的悲伤从南仁东的血液涌向胸腔, 他感到心尖发痛,他知道那些残砖断垣的伤痕就刻在他的心上……

我敢断定,上面这段便是作者“文学”了。何以断言:主人公已逝,文学加工合理合情便是最好的创作,更何况作者心怀一个为南仁东这位共和国杰出的科学家树碑立传,赞美其家国情怀的创作题旨,他一定会辅以与之相配的情节同步运行。国人没有不知圆明园之痛的,同时,这种痛又不仅仅是痛,而是整个中华民族的耻辱。作者营造此景,为南仁东的家国情怀与敢于担当的精神品格的形成做了坚实的精神性铺垫。

一个国家的强大,首先应该是教育与科技的强大,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圆明园就是我们民族自强的教科书。

此时,走到圆明园的主人公突然“想到”,圆明园1860年被毁,清华大学创建于1911,但清华大学为什么就建在圆明园的旁边呢?这一定有某种昭示与警醒的意义,提示国人世代反思?!而这种昭示与警醒,一定要永远持续下去,让“民族自强”这四个大字,永远镌刻在 每一位国人的心上……

这时,作者再度强化渲染:又是一阵鸟鸣,又是一群黑鸟从黑黝黝的树梢上飞走。而此刻南仁东的内心舒坦起来,他已经知道这个夜晚对他的一生意味着什么,对他作为清华大学的学子又意味着什么,他迈着轻快的脚步向清华园走去……

报告文学的写作是拷量作家智慧与功力的。由此我想起著名作家徐迟写著名地质学家李四光的经典作品《地质之光》。为了采写《地质之光》,徐迟做了充分的准备:一是研究大量的中外文材料,二是向专家求教,三是专程访问了李四光的女儿。在大量占据广泛、详实而生动的材料之后,徐迟以诗人的气质,将政论﹑诗歌、散文的风格熔于一炉,作品结构宏大,气势开阔,语言华美而警策,独具风格。文章1981年获得全国优秀报告文学一等奖,被称为当代地矿报告文学的经典之作。其中李四光地质步的细节描写精细到极致。要刻画人物,严谨而独到至关重要。显然南鸥深喑此理。

于是,塑造主人公形象,一切都围绕这个立意。

——讲述南仁东毕业后的第一个工作岗位通无线电厂化及那里的人文地理政治环境……

——讲述南仁东来到通化市无线电厂10年后成为无线电厂技术科科长……

——讲述1977 年 10 月 21 日,国家宣布恢复高考制度,当天的《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登了“高等学校招生进行重大改革”的报道,给南仁东带来的思考……

——讲述无法入睡的主人公看着妻子和熟睡的两个女儿,心理泛起的波澜,最后决定:考回北京去!

读者会注音到,作者非常细腻地描写主人公和妻子对话的细节:

抽烟、握住双手、听到彼此心跳、凝视着妻子的眼睛、他的双手从妻子的手掌慢慢地移动到双肩、妻子内心的坚定的力量……

作者以主人公人生十年为段落,大手笔缩短高潮的距离,也由此掀开主人公一个崭新的人生阶段,而这里南鸥又一箭双雕,巧妙地用“报告”导师王绶琯在海外的求学经历与作为国内天文科学奠基人和领军人物的精妙笔墨,为日后南仁东“中国天眼”的伟大创举奠定了他坚实的人生基础与卓越的专业基础,南仁东成为南仁东,南仁东与“中国天眼”的故事才如此惊心动魄而充满着动人的力量。

三、起伏迭宕 收放自如

通过阅读南鸥这部报告文学,作为评论者,我不断感受到一位优秀的作家布局谋篇,驾驭客观素材,精雕细琢形成文学作品的能力。假如南鸥平铺直叙,恐怕费力不讨好。再就是,一些错综复杂的历史记忆,在社会转型期肯定会有难以裁剪之难,这对南鸥的写作智慧和艺术技巧又构成了拷量。

我们看作者再对南仁东的导师王绶琯的“报告”部分:

首先交待出两个关键点即喜和忧。喜是:中国天文学得到了革命性的发展;

“王绶琯导师 1936 年就在福州马尾海军学校造船厂学习,抗战爆发之后他随学校西迁重庆。1945 年,王绶琯去英国留学, 然后在英国皇家格林尼治海军学院学习深造,而在 1950年,他在英国突然转变方向攻读天文学。南仁东对于导师专业突然转向的具体原因不得而知,而这样的不得而知,显然为故事留下了玄妙的思考与美学的空间,与此同时带出南仁东的感慨。”

这段文字看似在说人类天文学拥有四个重大的发现:一是脉冲星;二是类星体;三是宇宙背景辐射;四是星际有机分子,同时世界上已经有5位天文学家获得了诺贝尔奖,实际作者要表达的是主人公南仁东的遗憾:这一切同中国都没有关系……

文章至此,进一步强化了中国与其它国家的落差,这种落差又是关键的陪衬,它可以佐证中国科学家起步之艰难、距离之遥远。

我们看到作家南鸥这样一段文学:

“……但在南仁东过去的认知里,中国人对苍茫天宇最初的梦想与朴素的探寻似乎一直走在世界前列,而且有着伟大的飞天梦想的创举。”

打通必须交待的环节,如同道路铺平,大手笔挥洒素材,作家再下笔便会洋洋洒洒,收放自如。再往下阅评,作者向读者详细交待了主人公投入天文科学实践的空白背景:

南鸥同样采用两条线相互照耀的方式,明线说现实场景,暗线说心理活动,进而呈现实施的难度,这就交待了中国与这一领域先进国家的巨大差距:

一位优秀的作家每个层次每个段落起承转合都有明确的目的性,南鸥的目的性无疑是步步清晰层层递进节节鲜明。行文至此,他把着眼点“梦想”——也就是中国领袖倡导的“初心”这个文眼上,进而跨越一大步,呈现“京都会议”——这一高规格国际行业精英聚会中。而中国跻身于这一国际同业会议引领者的身份与地位,竟然是20年之后!

1993年9月,第24届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年会在日本京都举行,中国同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澳大利亚、 荷兰、墨西哥、南非、日本总共十国的天文科学家共同与会。会议指出:全球电波的环境正在一天天恶化,人类应该赶在电磁波环境没有彻底恶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英文缩写 LT),以便能够接收更多来自外太空的信息。

作家南鸥告诉读者:会议强调的这个观点是当时国际天文学界的普遍认知,一段时间以来科学家们都在谈论电磁波的恶化,他们非常焦虑,因而这个倡议完全说到来自世界各地的科学家们心坎之上,一下子成为这个年会的主题,并得到各国科学家的高度赞同与支持。

我们通过对南鸥作品的阅读得知,这次会上专门委员会主要讨论了两个重要话题:

其一,建造新一代射电望远镜;

其二,建议由世界各国共同出资合作建造。

由此,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作出了成立大射电望远镜工作组(LTWG)的决议,以此推动和促进跨世纪的新一代射电望远镜(NGRT)工程的研究和各项准备工作。各国的天文科学家都知道,这是一项国际广泛合作的巨大科学计划, 如果实施建成,NGRT的主要性能将比当时已经建成的以及计划建造的最先进的射电望远镜还优一到两个数量级。

换句话说就是:这个决议成了第 24 届国际无线电科学联盟大会最重要的成果,对推动世界天文学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建设性意义,与此同时,参会各个国家都使出各自的招数,非常渴望这个国际大科学工程能够建在自己的国家,一场旷日持久的竞争由此拉开了序幕,从而为后面故事的惊心动魄又埋下了伏笔……

四、跨度纵横 布局有道

在南鸥笔下,此时的南仁东非常兴奋,因为这是一个新的历史起点,此刻,全世界都在同一个起跑线上,这无疑是中国射电天文科学寻求超越的绝好的历史契机!

当南仁东第一时间听到从日本传来的第24届京都世界无线电联盟会议的这一决议时异常兴奋,仿佛石破惊天,冲破泪水涌上心头的第一句话是:

“咱们也造一个吧!我很想试试!”是的,主人公这句话语气平和,语义简单,但是我知道,这正是主人公强烈的生命意志与深层思考的不动声色、波澜不惊的表达。

南鸥塑造的主人公南仁东是坚韧执著的,他所在的团队共同梦想就是要想把新一代射电望远镜建在中国!但是,就当时中国天文学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来说,从当时中国的经济形势与经济地位、科技力量、工程能力来看,要想实现这一梦想,仿佛天方夜谭。但是南仁东信心犹在。南鸥用温暖有力的文字表述了南仁东卓越的胆识和智慧,人文品格与科学情怀。

作家如此表达主人公的坚定信念是有道理的,所有发明创作无一不是从梦想开始的。而南鸥笔锋一转,又回到白描手法叙述的细节之中:

夜已经很深,烟雾弥漫着南仁东的书房,烟灰缸又堆成一座小山了,台灯好像把黑夜读成了白昼,南仁东拧开早已在桌上待命的一支老式的粗粗的黑色钢笔,他展开稿子,在光影的照耀下,用饱满的墨水写下《大射电望远镜(LT) 国际合作计划建议书》。从这段文字开始,宏大的计划进入具体实施阶段。多么激动人心的开始啊。作者把笔尖在稿纸上发出的声音形容成“美妙的音乐”“动人的乐章”;那飘逸而俊秀的笔触铺开了充满想象力和创造力的伟大构想……

通读《南仁东传》之后,南鸥在用主人公南仁东的经历编织现实中的神话,讲中国科学家自己的故事;讲好中国故事不仅有现实意义,更有长远意义。

怎么讲?

用南鸥的手法来看,对比着讲,现实对比,差距对比,平和与疯狂对比,这正是南鸥制造矛盾冲突,形成文学作品可读性的绝妙手法。假如平铺直叙,这么长的文字一定乏味。

诸多篇什强化了南仁东的志向,中国人的志向;困难比比皆是,不胜枚举,但镌刻在骨头上的坚定信念无法动摇溢于言表。

作者南鸥非常清醒,主人公南仁东非常清醒,尽管由于历史的原因或诸多现实条件,我国天文科学的研究落后于世界,但是从日本京都国际无线电联盟提出建设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来说,这是一个新的历史起点,而此刻,我们与世界是同步的,如果我们抓住了这个历史契机并且率先建成,那么,我们一下子就跑到了世界的前列,如同把失去的时间抢了回来。

紧接着,又一次大开大合的呈现。作者交待LT 第三次国际会议之后,南仁东赴美两次莫名被拒签的情节,显然,南鸥这个点到为止的笔触,一下子就将南仁东建造“中国天眼”的国际环境的复杂性与他国的险恶用心隐喻出来,而这样的隐喻无疑释放出“中国天眼”的建造对于我国的政治、科技、乃至国防都有着非常敏感而重要的意义,因而南鸥的这个凌空飞来的点到为止的笔触,为读者的阅读期待留下了一个非常丰富的想象空间,先是吊着读者的胃口,进而层层剥笋,细节环环相扣,故事厚实新鲜,记事与写实,渲染夸张,调动各种手段营造《南仁东传》的可读性。这一切仿佛是作者有意让崩得很紧的读者放松精神,一张一弛,文武之道。

五、出奇制胜 节外生情

南鸥行文胸有成竹,一直通过带着读者走向他设计好的境地。

怎么让国际友人充分认识中国喀斯特地质地貌的独有优势呢?

通过阅读,我们知道:世界上有三个喀斯特地质地貌最集中的区域:地中海沿岸、拉丁美洲、中国的华南西南地区。论分布的面积,中国的西南、华南地区喀斯特分布最广,而这一区域包括四川、重庆、湖北、湖南、贵州、广西与云南一部分地区,但是最大的核心区域都在贵州,贵州的喀斯特地质地貌几乎占到全国总面积的73.3%,这当然是老天对贵州的恩赐,但优秀的资源并没有梦想成真的保障,渴望竞争取胜的对手都是强大的,中国的天文学成果和无线电专业成就并没有形成优势,无疑话语权没有国际性影响力。

跟着作者叙述的节奏,读者的内心经历着五味的杂陈。

当南仁东知道LT 第三次国际会议拟定召开的第一时间,他突然想到这是一个让国际天文学界和国际无线电联盟充分认识中国喀斯特地质地貌独有优势的重要契机,应该想方设法把会议放在贵州举行,这样各国的专家正好对中国LT的预选地址进行实地考察,让他们对贵州独特的喀斯特地貌有直观而全面的认知,进一步认识到贵州喀斯特地貌在四个竞争国家中的独有优势,认识到贵州是新一代射电望远镜最理想的家园,这对提升中国在四个竞争国家中的竞争力无疑有着巨大的推动,为大射电在贵州安家落户奠定良好的基础。

于是,作者打开了贵州克度镇的襟怀:

——考察团的车队刚刚驶入克度镇,身着节日盛装的人群挥舞着彩旗在夹道欢迎;

——成群的布依族少女捧着米酒,伴着芦笙翩翩起舞,欢迎考察团专家;

这些场景的描述,使此前的矛盾软化,也让读者紧张的心再次放松下来。

经过三天的实地考察,十个国家的专家学者对平塘与普定两地的峰丛洼地评价都很高,认为中国利用喀斯地貌的洼地作为新一代大射电望远镜选址的设想完全可行,给予高度肯定。于是出现了激动人心的《FAST国家立项》《奠基典礼》《告别家园》等等篇什,这些故事的叙述,无一不是在唯美唯细、合情合理的场景与细节中升华了主题。

看山不喜平!接下来,作者生怕快乐过头失去矛盾的冲突,文章减彩,于是又出现一波大幅度起落。

在《开工仪式》中有这样的描述:

2011年3月25 日,FAST工程正式开工建设。大窝凼身处贵州黔南州平塘县克度镇金科村,是一个被崇山峻岭层层包围的世外王国,四周陡峭的山峰自然围成了一个约500多亩的深坑,坑里的一块平地上住着12户人家62位村民,一百多年来几代杨氏家族在这里繁衍生息,几乎过着与外界半隔离的生活,而如今机器轰鸣着,人影晃动着,一派热闹非凡的令人激动的景象。

……

接下来,作者笔峰一转,风向突变,故事瞬又间跌宕起来了。

在《来自哈工大的深渊》中有这个段落:

其实南仁东很清楚,由于FAST制定的科学目标和设计方案不仅没有先例,而且与已有的国际顶级设备相比又遥遥领先,甚至是天壤之别。这样超前的设计其实是一种科学的冒险,因而技术难题每时每刻都会降临,只是南仁东万万没有想到这个难题首先在哈工大出现,首先在范峰的团队降临。而当时“中国天眼”的各项工程正全面的张开,且都依赖于哈工大实验的数据,这个索网耐力强度实验的失败,对于“中国天眼”来说,简直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对南仁东与他的团队来说,几乎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当时姜鹏跑来向他汇报时,他的脸一下子就变成青色,而他的头发瞬间就直立起来,他的目光,射向姜鹏,半天没有说出话来,直到姜鹏悄悄退出他的办公室,直到天色慢慢吞噬了他的背影,他也没有回过神来。

……

再一次大幅度起落,再一次矛盾冲突,一波未平,又起一波,作者吊足了读者的胃口。

作者做足了前面这么功课的铺排讲述,正是为了呈现“中国天眼”这一填补世界空白的大科学工程的历史性意义,进而彰显中国科学家高昂的精神气质与非凡的创新能力。

由此,我想到中国南朝时期著名文学理论家刘勰《文心雕龙》中的论述。他认为,缀文者情动而辞发,观文者披文以入情。

缀文,即写文章;观文,即阅读文章;披文,即分析、理解文章。写文章的人是事物触动心灵而将感情表达出来,读文章的人是分析文章而了解作者的思想感情。这句话说明文学创作与阅读的规律和原则;换句话说,讲述好故事如同“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主人公走到哪一步,故事讲到什么节点,作者心中谋篇布局皆胸有成竹,进而在阅读过程中形成了作家与读者随心而动、时时共鸣,进而强化了作品的思想与美学空间的丰富与高远。

六、悲喜交集 收笔成泣

在社会现实中,有些事物以喜剧形式出现,有的则以悲剧形式出现。喜剧,因为把丑恶的事物撕裂给人看,使人开怀大笑。那么悲剧呢?从文学的角度说,悲剧更是一种美。何谓悲剧?用鲁迅先生的话说:悲剧是把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我习惯于说:把美好的东西撕裂给人看。

当我看到南鸥这部大作结尾时,被强烈的悲剧氛围所浸染,它使我(读者)内心生出遗憾与哀婉。而且作为这部书的读者很不容易,一直在被作者牵动着,且悲且喜,悲喜交集。

可喜:2006年8月12日至24日,国际天文学联合会第26届大会在捷克斯洛伐克首都布拉格举行,南仁东应邀出席,并当选为国际天文学联合会射电分会主席;2016年9月25日,“中国天眼”举行了盛大的落成典礼南仁东知道,他的这一份荣誉背后包含着数千年来我国观天历史曾经的荣耀,也同样包含着落后时被抽打的屈辱与悲哀,更包含着中国天文学家孜孜不倦追求的梦想。

可悲:中国天文学惊世骇俗的成果落成典礼时,主人公南仁东只能从喉管挤出的微弱的声音。

紧接着,作者有这样一段文字:

南仁东迈开脚步向前走去,同事们围拢上前似乎要陪他上去。只见他停下脚步,转头环视着大家。同事和学生明白,他要独自前行。他重新迈开脚步,向面前的 FAST 独自走去。

“独自走去”这是双关语,在攀登科学的艰难道路上,中国始终是自力更生,独自行走的。还可以隐喻为主人公南仁东的告别暗示……

临近结尾,悲剧色彩越来越浓,读者的酸楚也更加强烈;

我们看到作者这样的描写:

沿着高高的阶梯,南仁东移步而上。落成之后的望远镜在群山的环抱中变得异常安静,而此刻,南仁东的脚步发出沉重而有力的声响。站在圈梁的最高处,整个望远镜尽收眼底,就像一个银色的巨大的玉盘,静卧在群山葱郁的怀抱中。一道阳光正好穿过云团射在银色的玉盘上,巨大的望远镜在阳光的照耀之下显得更加壮丽。

南仁东双手扶在银色的栏杆上,他低着头,4450块反射面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闪着耀眼的光芒。而此刻,南仁东的泪水从胸腔涌到眼眶,又从眼眶滴到银色的反射面,人们分明听到清脆的声音……

这段文学带有一种凄楚之美。由此,我想到刘勰《文心雕龙》中关于文章“情采”美的比喻,即如:沦漪,波纹,花萼,花托。文,指文章的文辞。质,指文章的思想内容。水性虚,所以水面能生波纹;树体实,所以花朵能绽放于花托之上。可见,文章的文采要以文章的思想内容为依托;以水与波纹、树与花朵的关系为比喻,在思想内容占有主体美的同时,辅以修辞文采之美,这是非常重要的,而南鸥处理得精妙自然……

作为报告文学,再美的文采都需要作者在营造冲突互现的故事中彰显:主人公南仁东像流星一样,带着明亮的华光抽身而行。作为这部传记文学的评论者,请允许我任性地加个结尾:

南仁东已然“转世”,他以另外一种姿态光照人间;那天文台上的射电望远镜就是他的化身;那4450块反射面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闪烁耀眼光芒的晶体,正是他堪比日精月华的眼睛。

作者简介

《蓝帆||南鸥与《南仁东传》的绝妙走笔》

蓝帆,现为四川传媒学院教授硕导、教研所、语言文字研究所主任……中国作家协会、中国诗歌学会、中国报报告文学学会等会员、中国青少年优秀传统文化教育专家编委;中国文化促进会语言艺术委员会等国家相关部委机构艺术及考试专家顾问;四川省作协专家库等专家;四川省诵读艺术学会会长、四川省文学艺术发展促进会理事、四川省文艺传播促进会常务理事、四川省校园文联副主席……

全国多个省市自治区诗歌创作与朗诵指导专家、中央广播电视台播音员主持人听评专家、全国多个省市自治区广播电视台播音员、主持人、诗社、朗诵团体业务诗歌创作与朗诵指导专家:四川省广播电视学会播音主持专业委员会播音员主持人业务专家顾问……评论文章数十篇,对著名诗人评论家给予关注。

受四川省图书馆等单位邀请,2017年12月完成了一个月的百年新诗大讲堂的讲座——《百年新诗华彩与忧伤与朗诵示范表演》,获得主办方及现场观众赞誉。近百次获得海内外诗歌、散文、报告文学、评论等征文特等奖、金奖、一等奖、最佳诗人奖、当代诗歌诗集奖、百年新诗百位诗人创作最具活力奖、最佳诗人奖、诗歌创作与朗诵特等奖。作品发表于《诗刊》《人民文学》《星星》等海内外近百种刊物,已出版个人专集等六部。

报告文学个人专集《青山遮不住》受到专家学者高度评价,并获得辽宁省建国以来优秀报告文学集评奖二等奖。报告文学作品《为人类带来光明的天使》《中国好汉 世界雄杰》分别获得海内个报告文学作品评奖一等奖;《来自社会的报告——苍穹下的阴云》获得中国社会科学院优秀作品评奖二等奖;《杯酒自酿总关怀》被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生院收入新闻研究生教材;作品被收入海内外数十种典籍及多语种刊物。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