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洞天开”话织金

织金,古称平远。小城四方古物犹存,表达着这一方土地的人文繁盛。新建的平远古城好似营建在织金古城的一幅人文山水画里。这些在织金文人八景意境空间里营造一个新型文化空间,不仅是在营造一个现代文旅产业的文化活动中心,当是为织金人后花园和文化活动空间。

《“云洞天开”话织金》

一个地方独有的文化资源从来都是稀缺的资源,也是一个地方优于其他地方的文化发展根脉。在全球化时代,一个地方的地域文化与地方文旅发展更加紧密联系在一起了。无论是多么高科技的形式,都是人类推进社会发展的一个手段,而人类创造的文明历经数千年的积淀存留至今,延绵不断,成为现代文化产业孵化,尤其是文旅产业发展的源头活水。

《“云洞天开”话织金》

“天下第一洞天”织金洞和晚清名臣丁宝桢可谓织金的两张相当当年的名片。丁宝桢不仅位居高位,为官清廉被称为“丁青天”,他的名字和一道家喻户晓的名菜“宫保鸡丁”紧密相连。关于丁宝桢的史学研究、文化研究、博物馆展陈和宣传已经成为地方的一个不间断的系统,而“宫保鸡丁”的文化故事、产业孵化还有很大的空间。以一道名菜带动一个地方的文化旅游产业,可以列举的案例不胜枚举。“宫保鸡丁”的文化厚度和张力具备这样的潜力。

因为痴迷蜡染,二十多年从事蜡染的研究、整理和产业孵化,自己也收藏了不少的织金老蜡染背儿带,它们的技艺的精细度令人叹为观止,每次取出来仔细看都会令人起鸡皮疙瘩。有一种美,令人心生神圣的仪式感,它们和审美都没有关系了,而是一个古老的族群记录的文化系统,是人类的共同遗产。如果可以,我愿意给织金再加一张名片。如果能再加一张织金名片,我认为这个第三张名片无可厚非一定是织金蜡染。

《“云洞天开”话织金》

再次来到织金看蜡染,进寨子就看见蓝染布在风中飘扬,深深吸一口蓝靛的香味,顿然彷佛回到了故乡。我们来到织金县官寨乡大寨村小妥倮苗寨调研,发现蔡琴苗族蜡染刺绣公司规模日益扩大,从场地、手艺人、产品到市场端,与几年前相比,都有较大的变化。新建的工坊分六层,蜡染、装裱、培训和展示一体化,600多个蜡染艺人长期驻厂工作,蜡染订单也分发到织金境内的村寨去画。这几年唯爱工坊妈妈制造捐助与协助产品研发和市场销售,为这个企业注入了新活力。设计以“最精微的蜡染”点缀的手表带、太阳帽、牛仔裤、真丝服饰、酒店装裱蜡染挂画、包等设计品,在电商平台销售供不应求,去年订单达2100万。在传统手工艺市场不看好的情境下,这样的业绩在贵州也是很少见的。

传统手工艺在地发展,有手艺人协同发展共生是最好的模式,传承了文化也解决了生计问题,而设计、产品和市场一直是在地发展的难点。跨界融合试图制造各种类型的产品是必须经历的过程,也是一个问题,长期围着客户的需求做市场上目前最好销的快销品,核心技术和核心产品不被凸显,无法形成自主性品牌。企业核心技术是传统手工艺—-最精细的蜡染工艺和这些还在手作的非遗传承人,她们一旦变成流水线生产上的一个工位和螺丝,而不是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整体性的完整传承,传统技艺有一天就被撕裂无法弥合了。

而在蔡琴工作室展示上,传达完美工艺的老东西必须有一套完整的文本,诉说与提醒过去我们的妈妈们做过这样的手工,它们不仅仅是产品,还是一场生活的仪式。一个正在专心画蜡的手艺人让我驻足许久,专注的人最美!而那一双长期染蓝靛几乎蜡化的双手看一眼就令人震撼了。即兴发了一个朋友圈表达手艺人传达的匠人之美。有朋友质疑,难道不能戴手套吗?讨论的还是物质和技术的问题。形而上的精神性回望,这是时光缔造的美,是一场织金蜡染的仪式和对话。当您走进,请您细听。

这些过去的时光只在特定的村寨的族群运用的文化系统,在村寨的使用逐渐被印刷取代。如今蜡染已经使用到大千世界,任何喜欢的人都可以捡拾带回家。外界对她们的要求是手工的,因为印刷一块花布早就不难了,而手工从来都是稀缺的,这么精细的织金蜡染也是独一无二的。

我是尤其喜欢织金蜡染的,还在持续收好多背儿带,帮助蓝花叙事小馆整理藏品的老师一直在追问我,为何受这么多一模一样的?我想是因为太爱,所以愿意拥有所有所见的织金蜡染,而更重要的是我眼里的每一片手作蜡染都是不一样的,好比天红出不一。而如今,还在画的人少之又少了吧,村里的背儿子带多为丝网印刷了,再画的都成了文化产业链里的一环,所绘蜡染再也回不到传统社区去完成一个人一生的仪式。

《“云洞天开”话织金》

蔡琴(右)

我在不停收集,感觉每一片妈妈为孩子的手作都饱含了生命和观照和妈妈的爱,我也一直在想去织金村子里住下,听老人们摆蜡染上图形承载的生命之问。可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虽然做了丹寨、榕江蜡染图形的口口述史采集,对其文化系统有了相对完整的了解。我却一直未开始念念不忘的织金蜡染的口述史采集。再来织金看蜡染,我彷佛又有了新的冲动,要去做一些田野工作了。因为口述史采集未能成行,我一直未采集到这些图形的说法,有人说是双头鱼、双头鸟、鱼蛋,蕴意生殖崇拜,未到村里听到一个老人摆摆这些图新的故事,我还是将信将疑的。

我一直认为,织金蜡染被称为世界上最精细的蜡染,应该系统整理织金蜡染的文化系统,以人类学、口述史的方法收集、整理织金蜡染技艺、传承人的文化系统合故事,建立织金蜡染文化记忆库,不仅为了织金蜡染的文化传承,以之为资源基础,织金蜡染完全可以有打造成为国际品牌的潜质和基础。

早在2006年,织金就已经开始整理自己的家产,极具智慧地提早申报古城附近25个文物点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如今这批保存完好的古建筑,在中国古建筑群中都算是一批古建样式,完好地保存了中国古建筑的营造法式。幸得那时得文物保护工作者发现了这些建筑群的价值,把其申报为国保,才得以保存起来,且至今保存完好。这些古建筑群星罗棋布于织金古城和新城之间,无论旅游无论驻地生活,均为新城古意、寻古探幽提供了古代文人的诗意栖息的空间。

保安寺位于三甲白族乡三甲村,倚一石峰建造,由保安寺、观音阁、地母庙等建筑组成,穿斗式六角攒尖顶阁楼,建筑奇特,样式古朴。观音阁巧妙利用拥有上下两个洞口的天然崖洞——“慈云洞”营造民居式宗教空间,建筑空间洞中见天,有“云洞天开”之景,有学者称悬山顶中间冒出一层完整的攒尖顶阁楼,奇、特、巧、妙!建筑主体依山顺势,就山体形势建造,系中国建筑营造法式的精髓,表达了中国文化与自然共生和谐相处、天人合一的奇妙境界。我们不得不感叹和尚神仙都是最好的营造师!

在现代城市建设过程中,这些建筑留其形,供人匆匆参观,似乎魂魄无依。古人住馆修行,寺就是家,家即是寺。有人住,文物则日日活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世界里。而今无人居住,文物如何活化,需要我们在现代文旅产业中考虑周全。毕竟我们管理的不仅仅是复原建筑的形态,而是复活每个时代该持有的精神气。

 

《“云洞天开”话织金》

织金黑神庙

鱼山因似木鱼而得名,黑神庙坐落于此。黑神庙又称忠烈宫,传为祭祀蓝霁云黑神的民间庙宇,。寺内建筑古雅,由对厅、济赈亭、藏书楼、且住亭等组成,木门两边写有“忠心昭日月;烈气壮山河”对联一副,正殿悬挂清代著名书法家严寅亮书写匾额“惠此南国”,也是很难得一见的文化遗产了。

贵阳的达德小学旧址就是一处黑神庙,现已是长期用于文化活动的空间。我们曾在铜仁地区碧江区的瓦屋采集到“黑神”蓝霁云的传说,竟与记载的“黑神”传说有很多相似之处。在玉屏县也有黑神庙,但建筑都已经消逝了,只存旧址。清同治版《来凤县志》载:“黑神庙,在元阜里后坪,祀唐睢阳殉难南将军霁云。”又有一说贵州的别称为黔,黔为黑色,这可能南霁云被称为黑神的原因。织金的黑神庙不仅是一处保存完好的古建筑群,也为“黑神”的研究留下了一个活标本。

漫步黑神庙,烽火池里莲花开得精美,建筑古建老部件犹存,安然地置于空屋地上。这些建筑部件的雕花精美,也是见证古建筑多次修缮的标本,可惜正在朽化中。同行者提出是否可以用石灰煮做驱虫处理,整理好好存放。在山顶游走,对面平远古城进入视野,拔地而起的新城让这些碎片化的旧物更显得古美不一。关于文物承载的精神性世界,时间的演化与营造从来都无法复制。

平远古城,正在再造一个大型的古城。现代世界,传统文化正在回归到各种情境和空间里,传递着现代人对传统文化的回望。每一个带有古老痕迹的新城建造都在寻找古老文化的痕迹。织金文庙于1983年被毁,有心者留下了石板和门楼上的老雕花门,此次修复这些部件在建筑中得以还原性使用。因为有这些就算是很少的老物,旧有了一个新与旧的链接,当我们走进,能看到古老的时光来过,至少不是无中生有再造一个房子了。我们尚未意识到,我们已经在回归传统文化的诉求日益强烈,只是我们还停留在造一个形。而这些古城哪一天因人的文化表达将会形神兼备,复活起来。

在这个“复魅”时代,我们越来越感觉到传统文化的重要性。走在鱼山的步道上,遥望正在新建的平远古城,越发强烈地感受到,我们在寻找的不仅仅是古城建筑的一个形,而要在此时更加珍惜留下来的文物空间、古老物件和历史故事,这些都彰显了“新”的现代魅力。

穿过回龙桥,我们到了织金小吃一条街。如果说在尚未完全建设好的平远古城里,未有系统文化梳理和营造的空境,让我们走着走着失忆了,回龙桥以喜爱在把我带回了织金鲜活的生活世界。小吃带着一个地方的乡愁记忆,给予我们多少一次次回来的味觉冲动。

谢家荞凉粉就在回龙桥旁,我以为是造型摆得似桥,所以得名。到店里才知道,原来是原料里有荞麦。荞麦生长在海拔2000米的高山,不喜农药化肥,自然生长。荞凉粉先天就是有机食品呀,而且蘸水里放一放个皮蛋捣溶,再把粉蘸着吃。荞凉粉的味道与贵州品种繁多的粉味道本不一样,这不一样的粉还遇见从未见过的皮蛋蘸水,味道更是新奇独有。

《“云洞天开”话织金》

荞凉粉

多年前来过织金,在小巷子里排队买过米粑粑,就常念叨着财神庙旁边有一家发粑,北京上海的都排队来买。我多年未吃发粑,那些简单质朴的味道,已记不得味道。现代食品加好多调料,在香也是不是我的菜,还是喜欢简单复原食物材料自然味道的食物。迷恋米粑粑的味道,可能是简单蒸煮,无盐无油,还有可能是最近才悟出一个缘由,因为小时候我是吃米团长大的。可能是织金这家发粑太香,几十年如一日做米粑粑,每日早上10点准时被抢光。我们下午三点过来,只看见几个灶火覆上了稀煤,等待又一个清晨的到来。一个地方小吃做到这样,也是奇了。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发粑家就是守着这个小门面做自己点活,宠辱不惊,不增量不扩张,不急不躁做成小本生意。

考察队强烈推荐说一定要吃的汤圆入口真是柔滑细腻。还是小时候的味道最迷人。我还在一边好香的臭豆腐,手里被塞进一个包有肉末和豆腐粒的米团,与身边还在放着的汤圆混成成一体。这样东吃西吃,忘记了吃我的米团。去到一个城市,寻一个老友,一起在这小街小巷吃点这些当地人从小吃到大的小吃,旅行也算是完美了。贵州各地小吃都在申报为非物质文化遗产。这是可以一直活在民间的非遗。因此,城市再履新,小吃一条街也不要拆呀。

和中国千千万万的小城一样,织金在现代发展进程寻找着传统和现代的圆融。许多年以后,这些以追求高度形似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空间营造会被代代传颂为这个时代的文化根脉吗?和许许多多古城的修建一样,我们已经开始回归去寻找传统文化的形,并试图去缀合一个与传统文化链接的文化空间,让今人享用。只要这在于这个高度形似的空间有了人的活动,有了文化的再造,有了织金古老文化系统梳理合表达,有了这个时代织金文化艺术的表达,古城可以铸魂,来者可追。

因此,整理地方文化系统变得越来越重要。以人类学、口述史的方式挖掘地方文化资源,系统梳理文化故事,每年都能出一两册留得下来的书,不仅让外界更好地了解一个地方的文化脉络。这样每年坚持,一定能系统整理织金的地域文化。对文化遗产整合性使用,对当地资源和文化遗产进行整合性运用,建立文化遗产记忆库,让文化遗产当下,惠及未来,为未来文化产业打下可持续发展动力的根基,是这个时代每一个人的社会责任和文化情怀。(作者:王小梅)

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