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龙洋网 首页 新闻中心 黔讯 查看内容

绥阳这位贫困群众告别18年“黑户”生涯!

2019-6-10 22:08| 龙洋网loyo.cc |来源: 绥阳县融媒体中心|作者: 全媒记者:丁叮| 编辑: 三只眼睛看生活

摘要:  “大姐,头再抬高点,对、对,眼睛看我这里,就这样,保持住。”2019年6月4日晚8:14,在浙江省温岭市滨海镇派出所,随着民警手中相机快门声咔嚓一声响起,小关乡大寨村贫困群众文敏将彻底告别18年“黑户”生涯, ...

 “大姐,头再抬高点,对、对,眼睛看我这里,就这样,保持住。”2019年6月4日晚8:14,在浙江省温岭市滨海镇派出所,随着民警手中相机快门声咔嚓一声响起,小关乡大寨村贫困群众文敏将彻底告别18年“黑户”生涯,拿到她人生中第一张二代身份证。

1.jpg

  入户走访——包保干部发现“黑户”人口


  事情还得从2016年初冬的一个早上说起。根据绥阳县脱贫攻坚包保、遍访工作的安排,县住建局高级工程师周鸿前往小关乡大寨村一组,对包保的贫困户史建波进行走访。


  交谈中,史建波的“妻子”文敏忧郁的眼神及沮丧的表情,引起了周鸿的格外关注。经过深入交谈后得知,该户家庭情况颇为特殊:“丈夫”史建波患间歇性癫痫病,“妻子”文敏竟没有身份证,年过七旬的母亲冉龙仙年迈多病,“夫妇”俩“结婚”近20年一直无子女。


  在村民们看来,史建波、文敏并不能算真正的夫妻,因为他们没有办理《结婚证》,其“夫妻关系”不受法律保护。


  “因没有户口簿、身份证,所以才办不到结婚证。”文敏声称,也因如此,自己经常免不了要面对村民们的质疑,甚至是异样的眼光。而且,因为是“无户籍人员”,文敏还不能享受基本的医保、低保等社会保障,多项扶贫政策也享受不了。


  “我就是一个‘黑人’啊!周姐姐,我这一辈子恐怕都办不到身份证了哦!”走访中,文敏悲观的情绪再次触动周鸿内心最柔软的神经。


  18年来,因没有户口,办不到《结婚证》,文敏似乎逐渐变得“寸步难行”:无法购买车票、电话卡、外出务工……


  18年来,文敏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拥有一张属于自己的身份证。这件心事也一直萦绕在她心头,挥之不去。


  真情帮扶——多出来的“扶贫任务”


  “乘不了长途客车、火车、住不了酒店、甚至买不到手机卡……”在绥阳县住建局局长李长江看来,在实名制普及化的今天,像文敏这样的“黑户”婚姻不仅在法律上“不被承认”,在现实生活中也自然显得有些寸步难行。


  “放心,放心,我会尽力帮助你。我们不会让你永远‘黑’下去的……”,李长江、周鸿等随行走访的干部一致向文敏表态。


  一番安慰,一番表态,也更是一份责任。


  自此,除对该户开展产业、医疗等常规帮扶外,该局的帮扶工作自然也就多了一项任务——帮助文敏恢复户口。


  由于多年前的一次意外,文敏曾严重受伤,记忆也变得模糊而片段化。多次交谈中,有关文敏有用的线索并不多。仅得知文敏20年前曾结婚到浙江,具体何时、何地。她自己的记忆也很“模糊”。


  “刚来我们家时,她腿上的钢板都还没有拆除。”婆婆冉龙仙回忆起文敏刚“嫁”到家中时的情形时说到。为了给她继续治伤,家庭并不富裕的冉龙仙曾在乡信用社贷款8000元给“儿媳妇”治病。


  令人欣喜的是在周鸿的关心和竭力帮扶下,文敏的记忆竟然奇迹般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从2017年11月开始,一条有价值的户籍线索“浮出水面”——文敏娘家系原遵义县鸭溪镇。这让周鸿看到了希望。从此,为文敏寻找户口的序幕正式拉开了。


  在此期间,“贵州聚城建设有限公司”“绥阳县女子商会”“绥阳爱心平台”等爱心企业及社会组织先后出钱、出力,纷纷加入到为文敏寻找户籍的爱心行动中。

2.jpg

  2018年初,周鸿一行驱车赶往鸭溪镇寻找文敏的户籍信息。在当地民警的帮助下,很快查到了该镇乐理村确有一个叫文敏的女子,1995年前曾在当地派出所办理过第一代身份证,于1998年婚迁到浙江温岭市,存档的户籍资料照片及相关信息与文敏本人高度相似。


  事后,周鸿根据警方提供的资料,曾多次联系浙江温岭警方。就文敏户籍恢复、身份证办理事宜与该地警方进行沟通。


  千里寻踪——18年“黑户”生涯成历史

  2019年6月3日,在爱心企业及组织的精心策划和大力支持下,一支帮扶小队“兵”分两路向浙江温岭市进发。一支是由绥阳县住建局副局长鲍飞、包保干部周鸿和记者组成的“先遣队”,乘机前往温岭市滨海镇,与当地民警面商户籍恢复等事宜。


  另一支则是由绥阳县某“爱心平台”成员刘勇和文敏本人组成,因文敏无法购买飞机、高铁票,刘勇选择陪同文敏乘坐客车前往浙江。

3.jpg

  6月4日14:20,“先遣队”到达滨海镇派出所后,得知具体情况的民警王芬芬、户籍协管员陈雪丽十分热情地接待了绥阳“队员”,并立即着手调阅相关户籍资料,召集相关人员开展与文敏有关的户籍核实调查工作。


  “这个文敏也正是我们要寻找的人,因人员变动,我们所先后换了多位户籍民警,但都一直在不断地寻找她”。滨海镇派出所民警王芬芬一边出示相关档案资料,一边向记者说道。

4.jpg

  根据该所出具的温岭市人民法院关于徐文贵与文敏离婚的《民事判决书》复印件显示及相关当事人陈述,文敏曾结婚到该地及有关的信息才得以全部“浮出水面”。


  1998年10月,家住贵州省遵义市遵义县鸭溪镇乐理村的文敏经人介绍,与温岭市滨海镇靖村憨厚、少语的青年徐文贵认识不到两个月后,便在当地民政机关办理了《结婚证》。


  婚后不久,因口音、性格差异等原因,夫妻俩共同语言较少。1999年4月,一次不幸的意外事故,文敏头部、腿部严重受伤。在当地医院治疗后不久,虽伤情有了一定的好转,但神志却时好时坏。


  思乡心切的文敏因在伤情尚未痊愈的情况下坚持要回娘家,与丈夫第一次闹起了矛盾。当年5月中旬,执意要回娘家的文敏不顾丈夫的劝阻,执意打电话回娘家叫她妈妈来浙江接她回娘家。


  很快,担心女儿伤情的母亲便将女儿接回了娘家。从此夫妻俩再也没有过任何联系。


  2000年4月,徐文贵向当地法院起诉离婚。经法院调查后予以判决了徐文贵与文敏离婚。2001年6月,经人介绍,文敏才与史建波“结婚”生活至今。


  6月4日下午18:40左右,先后换乘6次客车的刘勇、文敏终于到达滨海镇派出所户籍室。为加快户籍核准、办证的进程,该所民警一边分工协作,连夜加班召集文敏、徐文贵开展调查询问、完善笔录等工作。一边与该市公安局户籍民警联系,请求支援,尽快予以核准审批。


  “我们村这么多年的选民登记,一直都有文敏的名字,但她一直没有出现过……”曾任该镇靖村村委委员的叶德富在户籍室见到文敏本人后感叹道。今天,终于见到她本人了。

5.jpg

  “来,大姐,这就是您的户口本,这个是临时身份证,请收好!正式的第二代身份证要20多天才能办下来,到时候我们邮寄给你的帮扶干部周鸿,她转给您,你回去后抓紧办理好结婚证,就可以把户口迁回去了……”陈雪丽先后将崭新的户口簿和临时身份证交到文敏手中,并嘱咐她回去后安心办理结婚证。


  6月5日上午10:50,文敏的户籍核准审批全部通过后,陈雪丽立即为文敏进行第二代身份证相片采集,并为她办理了户口簿和临时身份证。

6.jpg

  “谢谢、谢谢!我真的不知道如何感谢你们这么多帮助我的人……”喜极而泣的文敏显得十分激动,泪水不时从眼角滑落。


  “这张身份证照片看似普通,实则不易,甚至可以说包含了太多辛酸、期盼和夙愿。”


  “也许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讲,这只不过是一张普通的身份证,但在文敏眼里,这张身份证她足足盼了近20年。”


  “是啊、是啊!”


  …

  鲍飞、周鸿、刘勇三人交谈中如释重负,显得格外激动。

  “为贫困户群众排忧解难是我们应尽的职责,扶贫工作不只是停留在经济指标上,也要扶在心上,让他们生活得有幸福感。”得知办证取得成功后,绥阳县女子商会主席李光会得知这一喜讯十分高兴,在电话中畅怀地对记者说道。

8.jpg

  “真没想到,这跟做梦一样!假如没有习近平总书记的精准扶贫政策;假如不是周姐姐帮扶我,我不晓得哪一年才办得到身份证;假如,没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我可能永远都坐不到飞机……”在返程途中,一向寡言少语的文敏显得十分兴奋,话也多了起来。在温州机场,文敏双手靠在候机大厅的栏杆上,一边眺望着窗外不时起降的飞机,一边感叹地对记者说出自己的一番心里话,感激的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


  来源:绥阳县融媒体中心全媒记者:丁叮


路过

握手

雷人

鸡蛋

鲜花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