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龙洋网 首页 龙洋人物 魅力黔人 查看内容

26年救治古树名木85棵 张本光的“治树”之旅

2018-4-24 22:44| 龙洋网loyo.cc | 编辑: 三只眼睛看生活

摘要: 龙洋网讯:到过遵义会议会址纪念馆的人都知道,在会址旁,有一棵老槐树。80余年的时间里,老槐树见证了遵义会议的召开,也见证着遵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发展与变迁,时至今日,老槐树依然坚挺地守护在会址旁,枝繁叶 ...

龙洋网讯:到过遵义会议会址纪念馆的人都知道,在会址旁,有一棵老槐树。80余年的时间里,老槐树见证了遵义会议的召开,也见证着遵义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发展与变迁,时至今日,老槐树依然坚挺地守护在会址旁,枝繁叶茂,满树繁花,成为游人必看的一道风景。

然而,不为大家所知的是,随着树龄的增长,再加上病虫害的侵袭,老槐树曾经五次生病,生命垂危;又被五次救治,枯木回春。救治老槐树的人便是张本光,原遵义市林业局高级工程师,已经64岁了。

这只是张本光救治的古树名木中的一棵,从1992年开始,在26年的时间里,他共计救治古树名木达到了85棵,正因为如此,大家都尊称他为“古树名医”。

五次医治,成功救下遵义会议唯一的、活着的见证者

“遵义会议的召开时候老槐树便生长在这里了,它是这个重大历史事件的证物,是中国共产党经历伟大转折的见证者。”遵义纪念馆原馆长雷仁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这样说道。

至今,张本光还清晰地记得,,那是2003年的一天上午,正在上班的他连续接到多个电话,被告知遵义会议会址旁的那棵老槐树生病了,希望他前往诊治。

事实上,在这之前,纪念馆方面已联系过多位林业科技人员,但是对方都深感责任重大,婉言谢绝了。

“虽然它只是普通的刺槐,然而它却是遵义会议纪念馆里唯一的有生命的、活的文物,是名副其实的名木。要去,就必须要治好,这是作为林业工作者必须担当的责任。”张本光义无反顾地赶往纪念馆。

到达现场,经认真查看,张本光发现:受病虫害影响,老槐树中心有空洞;再加上细菌大量堆积,导致树干长出了“大肿瘤”。日积月累,老槐树“病入膏肓”,从而出现枯萎的现状。

“能救活吗?”原纪念馆馆长雷仁光在一旁焦急地问。

“能!”张本光斩金截铁地回答。

“治好需要多长时间?”雷仁光问。

“你给我一个月。”张本光回答。

找准了病因,张本光使用了内外兼治的方法,对老槐树展开治疗。针对中心空洞,采用农药熏蒸,去除掉里面病虫害;针对“大肿瘤”,则采取消毒加“外科”手术的方式,将“大肿瘤”从树干上全部切除。同时,经过修复手术,力争让老槐树回复到生病前的模样。

在张本光的精心调治下,20天后,老槐树长出了新叶。

在随后的时间里,老槐树又四次经历了病危,每一次,张本光都会仔细了解病因,对症下药,小心救治。

“树和人一样,都有从年轻到老去的过程,慢慢地抵抗力就会下降,很容易受到病虫害侵袭,从而显得体弱多病。一般情况下,槐树的寿命在60至70年之间,然而,这棵老槐树却经历了80余年的风雨,实属不易。”张本光感慨。

如今,每每站在这棵老槐树下,看着挂满枝头的花朵,闻着沁人心脾的花香,张本光便会感到由衷的欣慰。

治树与治人想通,找准方法才能让枯木回春

事实上,张本光对医治古树名木产生兴趣,始于1992年。

张本光是播州区泮水镇人,1977年从贵州农学院毕业后,他便被分配到当时的遵义地区林业局工作,从事采种、育苗及造林方面的工作。

1987年,林业局成立起检疫站,张本光成为首任站长,负责森林病虫害防治和检疫。

“那是1992年,我接到从新舟镇的求助,位于沙滩禹门寺周边的60多棵古柏树突然树叶枯黄,部分出现了干枯的现象,情形十分危急,希望我去看看。”张本光回忆。

随即,张本光带着工作人员奔赴现场。凭借多年的防疫经验,张本光断定为病虫害所致,于是他很快给出了救治方案:先用烟熏法将害虫从树上熏下,然后用农药喷杀,再人工将害虫结的茧摘下烧掉。事后,张本光将这一方案称做“治疗三步曲”。

“虽然这样的救治并不难,但是却在我底里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沙滩文化名垂青史,而这些古柏树中,年龄最小的也超过了300多,它们是沙滩文化最有力的见证者,是后人了解沙滩文化最好的证物。死一棵,就会多一份遗憾。”张本光说。

正是这次小试牛刀,让张本光谋生了专治古树名木的想法,于是,他开始有意识地收集和学习医治古树名木方面的知识。为集中精力,2002年他主动申请辞去行政职务,全力以赴专研起“医治”古树名木技术,并运用于实践中。

2008年元月,当张本光在报纸上看到“中国杉王病了”的消息后,他和同事组成的专家组一行,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中国杉王”位于习水县东皇镇,据《习水县志》记载栽植于宋朝,已有800余年的历史。1976年,经南京林学院专家考证后认定:“它是迄今为止国内发现的最大杉树”。

张本光和同事经过诊断发现,“中国杉王”由于年事已高,生长活力减弱,根系吸收的水分、养分,以及针叶制造的营养已经无法维系正常的生长。此外,他还了解,“中国杉王”在1994年夏天曾遭受雷击起火,树顶端分杈处被严重烧伤,导致顶梢枯死。

详细了解病症后,张本光与同事经过反复思考、论证,很快给救治方案:采取整枝复壮工程,对树顶端和枯枝进行杀菌、除害、修复和补充营养,并在周围安装避雷器械。

由于措施得当,救治及时,原本已经枯萎的树干很快抽出了新芽,“中国杉王”复活了。

与此同时,张本光将此次救治的全过程完整地记录了下来,并牵头撰写《中国杉王复壮综合技术研究》一文,在发表后引起业界的高度重视。经专家组鉴定:该研究成果技术新颖,属国内首创,同时也极具推广和应用价值,达到我国同类古、大、珍、稀树木研究领域的领先水平。

银杉树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更世界珍惜植物。2011年,位于道真自治县大沙河自然保护区的4棵树龄500年以上的银杉树正在干枯,面临死亡的危险。

“树干大面积腐烂;出现巨大的空洞,几乎可以容纳一名小孩。”回忆初次见到这几棵银杉树时的情形,张本光依然唏嘘不已。

在灭杀掉害虫、削去腐质后,张本光大胆地提出了“微孔手术”技术,在树身腐洞所及高度,打一个直径5厘米的“微孔”,从上至下去腐,并通过“微孔”灌浆补洞,同时施肥疗养。

术后1个月,古树病情好转,并逐渐恢复,直到今天,他们依然矗立在大沙河畔。

“医学上有微创手术,我这叫微孔手术,在医治古树名木上这可是首创。”张本光自豪地说。

救下一棵树,便是留下一段历史

一棵又一棵古树名木,在张本光的精心诊治下,枯木逢春,重新焕发出光彩。就在这个过程中,张本光也一天天老去。

2015年,张本光退休了。奔波了这么多年,原本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可是没想到的是,他比以前更忙了。由于高超技艺,他被遵义绿地园林有限公司聘请为高级顾问,专门技术指导。不仅如此,在遵义,只要有古树名木出现了病状,他总会第一时间到达,并展开救治。

2016年,位于务川自治县丰乐镇新田村冯家林寨子的4棵古楠木树病了,在村民的邀请下,张本光来欣然前往。

经诊断,四棵古楠木中,一棵已经死亡,其他三棵并无大碍,为了保险起见,张本光表示必须去除楠木树周边的水泥地平,以防古树因缺水而干枯。

“冯家林寨子居住的都是冯姓村民,据介绍,这些树为先祖定居此地时所栽。通过树高和树径推算,这些树的年龄都在1200年以上,其中已经死亡的那棵最大,树龄超过了1500年。也就是说,冯姓家族在此定居已经有1500余年的时间了。可惜的是,最大的一棵已经无法救活了。”张本光遗憾地说。

正因为如此,在离开的时候,张本光再三嘱咐,树虽死了,但是不要砍掉,就让它永远矗立在寨子里,时时警醒大家保护树木的重要。

一块匾、一棵树、一堵墙,是文化小学百年发展的见证。

然而,就在去年,那棵有着100余年树龄的桂花树,却开始腐烂,显得“老态龙钟”。看着这棵曾经陪伴了一代又一代莘莘学子勤学苦读的古树一天又一天的枯萎,学校负责人显得格外焦急,经过多方打听,他们联系到了张本光老人。

杀菌、消毒、整形、补充营养,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理,桂花树重新焕发了活力,如今,已是枝繁叶茂。

“保护古树名木,就是保护历史,就是保护文明,就是传承文化。”正是怀着这一份担当,已是花甲之年的张本光仍然坚定地、执着地四处奔忙着。(陈方)


路过

握手

雷人

鸡蛋

鲜花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