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龙洋网 首页 龙洋行业 酒商 查看内容

珍酒系列报道——【十六期】冯小宁,天生海量大美女

2018-2-27 19:49| 龙洋网loyo.cc | 编辑: 长征红通社

摘要: 冯小宁的工程师职业证书叫做“勾调品评师”,她特意向我们强调,这本证书是“贵州省人事厅”认证,不同于“酒协”等民间机构发的证书,“是和工资挂钩的”。   17岁进入茅台酒厂,19岁开始主持茅台酒厂“车间品酒 ...

      冯小宁的工程师职业证书叫做“勾调品评师”,她特意向我们强调,这本证书是“贵州省人事厅”认证,不同于“酒协”等民间机构发的证书,“是和工资挂钩的”。

  17岁进入茅台酒厂,19岁开始主持茅台酒厂“车间品酒评级”工作,二十多岁就以“黑牡丹”的“花名”在酒行业名满天下的冯小宁,1983年作为“主持珍酒老熟勾调品评”的项目负责人,被郑光先挖到珍酒厂,为“试制茅台”通过鉴定和珍酒的诞生,贡献了毕生的智慧。

  天生海量喝两斤

  2017年夏天某一天,冯小宁作为珍酒厂的老专家之一,到珍酒厂访问,他们亲切的把这个行动称为“回娘家”。

  当时笔者很荣幸在现场,在品评刚下生产线的新酒时,冯小宁从随身携带的挎包里面,拿出了一只拇指大的不锈钢酒杯来倒酒——这是她的随身武器,吉祥物,是当年他的师父郑永恒,“茅台三郑(郑银安、郑义兴、郑永恒)”之一,留给她的。

冯小宁介绍珍十五的品质构成

  在当天的晚宴上,冯小宁大呼酣饮,酒量惊人。要知道,一个59岁的老太太,能够喝酒已经是奇迹,何况是敞开喝,跟满桌子的男子汉们放对。

  当天喝的酒是珍酒“珍十五”,冯小宁说,这么好的酒,不要说喝,见一面都不容易,“那还不多喝点!”

  冯小宁的父亲冯立文,本是四川万源人,冯家是当地大财主,“当时万源县银行行长的儿子和父亲打架,行长还要亲自到我们家赔礼道歉。”冯小宁说。

  冯立文后来考取上海同济大学,作为学生领袖领导过多次学生运动,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华东解放以后,冯立文加入第二野战军。后来第二野战军解放贵州,冯立文随军到了贵州,转业到了仁怀,怀着那个年代一个有操守的知识分子的朴素理想——这个地方太落后了,我要为它的发展做贡献。

  1958年,冯小宁出生在仁怀,“天生带着酒量”,长到十七八岁,就已经以酒量大远近闻名了。

  冯立文是南下干部,工资“比县委书记还要高”,冯小宁的母亲也是世家女,本来是天津人,医生世家。因为从军与冯立文在军中认识并相爱结婚,也在仁怀留了下来。解放初期,冯的母亲有时候还穿着旗袍出街,当地人像看戏一样啧啧称奇。

  因为父母都是高干(军籍),冯小宁家境优越,少女时期就参加父亲的饭局酒局,“经常喝茅台酒”。

  1976年,年不满十八岁的冯小宁参加茅台酒厂,拜在郑永恒师父的门下学习品酒调酒。

  当时茅台酒厂的品酒师团队,是张支云、李兴发、郑义兴、郑永恒、郑银安、王世彬、季克良、汪华、许明德这些人组成的“梦幻团队”,其中随便拎出一个人来,都是今天酒界如雷贯耳的大人物,冯小宁就是他们当中的一员。

青年时代的冯小宁

  这种感觉有点像黄蓉,身在桃花岛,想不成高手都难。

  冯小宁回忆自己平生第一次喝醉酒,是在1976年进厂不久后。当时喝的是“珍藏20年的茅台酒”,那才是真的见一面都不容易的好酒。同桌的就是李兴发、王世彬、郑永恒这些老前辈。

  老师傅们可能也是不怀好意,想看看这个小姑娘究竟能喝多少,让冯小宁放开了造。“平时喝斤把都不会醉”的冯小宁这次检验出了自己酒量的上限,喝了两斤多之后终于吐了。这是她一辈子唯一的一次醉吐,“在那以后再喝多少都不会吐了。”

  珍酒调酒师

  1983年,离“试制茅台”鉴定还有最后的两年,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基地感觉缺乏调酒师,郑光先再次到茅台酒厂求助挖人,这次属意冯小宁。

  当时冯小宁才25岁,还没有结婚,“是个大姑娘”,但是已经以“品酒调酒的专业水平”在酒行业享有盛名。

  郑光先想挖冯小宁到基地主持调酒,但是当时的书记周高廉和厂长李兴发爱惜人才,不肯放她走。

勾调品评师——冯小宁

  冯小宁性格泼辣活波,平时跟这些老师傅们处得关系很好。当时基地在遵义城郊,去基地乃是进城。此外,能够参加“试制茅台”这一伟大的事业,独立承担试制酒的调酒工作,检验自己的专业水平,冯小宁本人内心是非常愿意去的。

  好吧,你们不肯放,我就来说服你们,冯小宁每天跟着李兴发厂长上班下班、开会散会,“像债主一样寸步不离”,终于把老厂长腻歪烦了,大笔一挥:“去去去!”冯小宁这就调到基地当主持调酒的副科长(正科长是行政干部),开始为1985年的“大考”做准备了。

  冯小宁后来分析,其实李兴发这些人对他像对“亲姑娘”一样,实际上爱怜多于严厉,当时的“不放”,其实更多的是种姿态,是为了说服“其他的人”。

  1985年冬天,“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鉴定会”,在当时的基地也就是今天的珍酒厂举行,冯小宁作为当时主持调酒的具体负责人,“主持第一线”,亲手调制了当天的鉴定酒。

  冯小宁当时的资历还不够参加鉴定会,躲在外围等消息,心中的忐忑不安,那也不用说了。当鉴定通过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冯小宁紧张的身心彻底放松下来,“喝了一大茶缸酒,一是庆祝一是压惊”。

  美丽人生

  1978年,19岁冯小宁作为茅台酒厂的酒师,随同当时的老厂长王世彬参加安徽亳州举行的“全国名酒会”,在饭桌上,同行们都以为她是王厂长的孙女,跟倒来玩的。

  等到品酒评酒的大会环节,人们才发现,这“孙女”竟然是茅台酒厂的酒师,而且功夫高超,在全国精英荟萃的名酒大会品评中,分析品评的准确性名列前茅。

贵州茅台酒厂篮球队,二排右二冯小宁

  冯小宁长得漂亮,又因为爱打篮球,是茅台酒厂女子篮球队的主力后卫,“皮肤晒得黑黑的”,同行们一看,业务水平高,人又长得漂亮,赋予了她一个质感真实的绰号“黑牡丹”。

  如前所述,当时茅台酒厂的品酒师们,都是些酒界大鳄,茅台天气炎热,车间里面更是热如火烧。而新酒暴烈,品评新酒,每天几十轮上百轮下来,嘴巴要起泡,大鳄们有时候就懒得下车间了,冯小宁当时19岁年轻,义不容辞的担任了这一“艰难”工作。于是茅台酒厂车间出现了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年轻的冯小宁走在前面负责品酒,年长的李兴发“背着手”在后面监督。冯小宁品一缸唱一声“酱香——!窖底——!醇甜——!”站在背后的李兴发眼皮都不抬,点点头,新酒入库。

  “酱香——!窖底——!醇甜——!”的判断,跟工人们的收入直接挂钩。工人师傅们怀疑她年轻水平不够,大家不答应了,你个小丫头片子,敢来跟老子们的酒评级判味,胆子也太大了点。闹到厂里,厂里没办法,只得组织专家组对冯小宁评级的酒重新考评——结果跟冯小宁评判的一模一样。

  大家服了,冯小宁反而因此名声大噪,轰传全厂,茅台厂的知名酒师,当然也就是全国全行业的知名酒师,所以1983年郑光先挖冯小宁的时候,茅台酒厂不放人的一个主要理由就是“你是知名人士,走了不好”。

  1989年,冯小宁参加国家级品酒师的考试,当时全省只有9个人通过考试,冯是其中之一。考下来在休息区,当时作为评委的季克良走过来连娇带嗔的擂了她一拳,“你要是当年不走的话,现在就是你考别人了!”季克良这也是一厢情愿自作多情,进取的一生,充满多种多样的可能性,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舞台上的冯小宁

  现在,退休了的冯小宁还被遵义市、仁怀县聘为品酒专家组成员,依然活跃在生产品评的第一线。59岁的她,穿着颜色夸张的花裙子,爱唱歌爱跳舞,“跟年轻的时候一样”。笑容绽放的她指着当年在茅台酒厂舞台上的一张照片对我们说,你看,这个就是我!相片上,美丽的姑娘画着两个红脸蛋,一颗小虎牙调皮而又耀眼。


路过

握手

雷人

鸡蛋

鲜花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