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龙洋网 首页 龙洋行业 酒商 查看内容

组织上来了两个神秘人

2018-2-2 18:20| 龙洋网loyo.cc | 编辑: 长征红通社

摘要: 把握51%到52%之间 共青团茅台酒厂第七次代表大会 今天的珍酒厂厂景   从“把茅台搞它个10000吨”的提出到1975年最终落地执行,期间经历了很多轮次复杂的探索和论证,历时20多年。   而从10000吨创意提出到1985 ...
 把握51%到52%之间 共青团茅台酒厂第七次代表大会

今天的珍酒厂厂景

  从“把茅台搞它个10000吨”的提出到1975年最终落地执行,期间经历了很多轮次复杂的探索和论证,历时20多年。

  而从10000吨创意提出到1985年最终得到珍酒,更是经历了30多年两代人的智慧和心血。

  可见创业不易,且行且珍惜。

  珍酒和它的工匠们

  珍酒·珍十五

  岁月酿造的珍贵

  珍酒·珍十五精选陶坛珍藏8年的老酒为基础加上15年以上的优质老酒按珍十五的标准精心勾制,并经瓶装珍藏一年以上,酒体微黄透明,酱香柔雅,陈味舒适,细腻圆润,谐调爽净,回味悠长,空杯留香持久,饮用时甘甜爽口、感觉激情满怀,饮后神清气爽!珍酒·珍十五是几代珍酒人坚守传统酱香工艺,坚持陶坛珍藏并创新瓶储匠心酿造的高品质酱香白酒。

  “万吨茅台梦”

  落地遵义

  茅台酒要搞到10000吨的梦想,一直并未终结。“心若在,梦就在”,全国人民追寻梦想的脚步,经过了十多年的走走停停,现在还没有忘记。

  1971年、1972年的全国计划工作会上(当时是计划经济,国营厂的产销指标由国家制定),都专门提起了加快茅台酒发展的议题。当时,由于历史原因,中国能够出口创汇的好产品不多,而茅台酒恰恰是出口创汇的好产品。1972年的全国计划工作会上,周恩来特意打招呼说,“(为了保证茅台酒的生产用水水质)在赤水河上不准建工厂,特别是不准建化工厂。”

  1974年8月29日,时任贵州省委书记的鲁瑞林带队到遵义,专题研究周恩来总理关于“茅台酒要发展上万吨”的指示,决定在遵义市试制茅台酒。

  据当事人王启文回忆,当时的市委书记李舜卿召集科委主任周丕猷、工交办主任高明震、轻工局长曲荣岭开会,研究落实该项指示,明确该项工作由遵义市科委负责。王启文当时正是该项工作的负责人,他回忆说:“我们首先抓了试验厂选址,经分析确定在市郊北关考察,但是跑了好几个地方都不满意,最后确定了自然条件好,交通又方便(近川黔公路),特别是与茅台酒厂自然条件相近,有利于易地生产的石子铺作为厂址,经报省科委和省轻工厅正式行文,由遵义市革委会于1974年12月9日发出通知,决定建立贵州茅台酒易地试验厂。”

  1975年,国家科委将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项目列为国家重点科研项目,下达给试验厂。要注意,这是一个“国家级”的“科学试验”,而不是“茅台酒厂”自行开展的“易地生产试验”。它为将来珍酒的诞生,创造了历史性的机会。

  组织上来了

  两个神秘人

  “我就奇了怪了,干10000吨也罢,就是干十万吨,直接在茅台酒厂开干就是了,干嘛千山万水的跑到遵义来干。”

  巫怒安回忆,在1972年或者是1971年,当时他在贵州省科委工作。

  有一天,两个神秘的远方来客来到贵州省科委,一个叫吴武封、一个叫齐长青,两个中年汉子,显然是知识分子。

  知识分子一般都比较单纯,他们之间,容易惺惺相惜,巫怒安因为这次工作联系,跟两人成了很好的朋友。

  后来,两个神秘的远方来客中,吴武封后来担任了国家科委秘书长,还是全国政协常委。齐长青则必须对这次考察刻骨铭心,终身不能忘记。

  吴武封、齐长青来贵州的具体接待和陪同,是巫怒安和刘绍祥(刘后来调往省经委系统工作)。他们来贵州省考察的最重要一站是茅台酒厂,巫另有安排没有一起下去,是刘陪同他们前往。

  2012年,笔者本人去茅台厂采访,从遵义到茅台,自己开越野车走了3个多小时。而巫怒安、吴武封、齐长青他们当时从遵义到茅台,坐汽车整整要6个小时,如果从贵阳过去,则要一整天。

  从茅台回到贵阳,可能是路途劳累、气候不适,齐长青病了,咳嗽、胸疼,住在当时贵阳条件最好的云岩宾馆。

  看着生病的同伴,吴武封心急如焚,希望赶快陪同齐返回北京。细心的刘屹夫(科委领导)同志更不放心,他要巫请上他的夫人董菲洛去检查一下齐的身体,看究竟能不能上路。

  刘、巫、董来到他们住的房间,只见齐身体非常虚弱、并不停地剧烈咳嗽。巫怒安的夫人董菲洛那时是贵阳中医学院中西结合消化科的主治医生,她用听诊器仔细地对齐的胸部进行听诊,脸色突然变得异常严峻。她把吴、巫和刘主任叫到一旁,坚定地说:绝不能上路,立即退票,马上联系住院,搞不好会有生命危险。吴听了这话感到“五雷轰顶”,眼睛直直地望着刘。

  齐长青随后到省医住院,巫回忆,他们请求医院对北京来的客人用最好的药物。那时省医治疗这个疾病最好的药物是英国进口的氨苄青霉素,价格很高、数量很少。在刘主任的请求下,省医杨院长同意把全部氨苄青霉素用到齐长青身上。

  巫记得当时吴武封不止一次对他说:“小巫,你想,我和齐长青好好地来贵州出差,要是他有不测,我怎么去见他的夫人和孩子?”

  神秘来客的使命

  齐长青出院后,带着茅台考察的成果,和吴武封回到了北京。

  吴武封后来担任过国家科委计划局局长兼国家计委科技局局长,此后又任国家科委秘书长,退休后在全国政协任常委。

  然而当时,这两个人为什么来?从哪儿来?到哪儿去?巫怒安他们一概不知——直到今天也不是全部清楚两个人的使命。巫怒安推断他们是国务院、方毅副总理派来的。

  我们没有资料表明这次考察与后来“搞10000吨”采用“茅台酒易地生产”这种方案之间的因果联系。但是,吴武封和齐长青不是来贵州旅游的,他们一定肩负着某种使命。

  这种使命的效果很快开始起作用。1973年秋天,时任遵义市地委常委、行署副专员李习之带队,由地区轻工局副局长牟一平和秘书杨光福组成的三人小组到仁怀实地考察,仁怀“一位姓蔡的副书记”陪同,在茅台酒厂召开两次重要会议,讨论茅台酒搞到一万吨的问题。

  主要参考文献:

  《传奇珍酒》 中国文史出版社

  《国之珍酒》光明日报出版社

  《贵州茅台酒易地生产试验(中试)技术鉴定证书》

  《珍酒神韵》黄先荣(手稿)

  《白酒生产技术全书》沈怡芳 主编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明史,贵州地理志,考释》(清)张廷玉 贵州人民出版社

  《平苗纪略研究》(清)方显 贵州人民出版社

  《文史资料选辑》(第165集) 中国文史出版社

  《我与茅台五十年》季克良 贵州人民出版社

  《茅台酒厂志》(1991年版)科学出版社

  本文为节选

  全文请访问微信号

  “黔酒在线”

  撰文:肖科

  摄影:吴思璇 唐涛

  赵弯弯 曹辰 珍酒资料图

  珍酒,“万吨茅台梦的”产物

  珍酒·珍十五系列报道 之十一

  (本组报道共计10万字,敬请关注)


路过

握手

雷人

鸡蛋

鲜花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